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lhq_2006@sina.com
  • 个人签名: 只管耕耘,不问收获;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会当水击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9962 篇
    回复总数:31163 条
    留言总数:115 条
    日志阅读:1935534 人次
    总访问数:2179690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xiaojian发表的博文
那一刻我读懂了娘[2017/10/10 12:45:20|by:xiaojian]

那一刻我读懂了娘

天冷了,兄弟开车回到村子里,要接娘去县城,从村西我家离开的时候,娘一直恋恋不舍的从她居住的卧室里收拾东西。

在门外已经上车的兄弟等的不耐烦并多次催促我去喊娘快点上车时,从卧室里一边走出来的娘仍然一步三回头的用眼睛看看这儿、看看那儿,好像屋子里与家里的东西一直看不够。与此同时,她还在回头看这儿看那儿的时候,还一个劲的用手摸摸这儿摸摸那儿。那种磨磨蹭蹭的样子也总让人心头发热。

  特别是每次离开村子途经村东口的老院时,娘总要让兄弟停下车来,从车上下来之后走老院,那个爹生前与她一块生活了几十年的旧院子。

  用随身携带的钥匙打开老院的门锁,耄耋之年的娘会蹒跚着走进老屋,并在祭奠着爹遗像的木桌前矗立很久很久。

  娘一定是在与爹说着悄悄话、心里话,因为每次娘站在爹的遗像前时,嘴里都会念念有词,她一定是在告诉爹,又要去县城的二儿子家过冬了,今后又要有一段时间不能亲自来看了。

  娘转身的时候眼眶早已经湿润了。

  其实娘在村子里村西的我家居住期间,每天一大早起来,第一件事就是赶到她与爹生前居住的村东老院子里收拾一番,并陪已故多年的爹的遗像说说话。

  以至于有一次女儿放假回家期间,有一次做熟早饭后,娘去了老院子后迟迟没有回家,我就让女儿去老院喊娘回家吃饭,竟然把女儿给吓的跑回了家中,说娘在老院子里爹的遗像前又哭又笑,像中了邪一般,可把女儿给吓坏了。

  那一刻听着女儿被惊吓后心有余悸的哭诉,我心里也突然明白了娘的苦衷与那番良苦用心

  尽管爹十年前病故之后,为了减轻娘的悲痛之情,我们兄妹三人经过协商之后,一致决定将娘从老院里接了出来,我们认为,让她离开那个触景生情的老院,娘的悲痛之情一定会减轻许多。

将娘从老院接出来之后,我们兄妹三人还共同想到了一条让娘转悲为喜的妙计就是轮流到我们兄妹三家居住。春秋住村子里的我家,农忙时可以帮着我们看看门、做做饭。夏天酷热难奈时到远嫁承德的小妹那里去避暑。冬季天寒地冬时就到县城的兄弟家的楼房里集体供暖过冬。

  我们兄妹三人想用随时调换的环境来让娘高兴幸福起来。

  但娘无论是居住在承德的小妹家,还是居住在县城的兄弟家,总会时不时的打电话回来,让我记着去老院给祭奠爹遗像的案板上摆放些供品。

  特别是有一次老伴给娘洗衣服时,竟然从娘衣服的贴身口袋里翻出了一张爹生前的照片。而兄弟与小妹也告诉我,时常看到娘手握着爹的遗像自言自语,就像是在小心翼翼的捧着一颗滚烫的心一般。

  原来在娘的心里,爹一直没有离开过她,而娘带着爹的遗照就是想让爹陪她一块看看外面的风景,看看儿女们的温馨幸福之家。

那一刻我读懂了娘,也读懂了“少是夫妻老来伴!”更读懂了夫妻患难与共的相濡以沬之情。

石家庄市平山县南甸镇北庄村曹庆华

阅读次数(117) | 回复数(4)
上一篇:从“土记者”被打想到的涉黑问题
下一篇:患重病的老女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