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lhq_2006@sina.com
  • 个人签名: 只管耕耘,不问收获;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会当水击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10015 篇
    回复总数:31310 条
    留言总数:115 条
    日志阅读:1963785 人次
    总访问数:2217621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xiaojian发表的博文
首长欠我一个承诺[2017/8/11 19:58:29|by:xiaojian]

首长欠我一个承诺

1985年,我参军来到了张家口某部当兵,由于我来自农村,一直永褒着农民吃苦耐劳、踏实苦干的憨厚形象,为此,三个月新兵连艰苦的训练完毕之后,我就被团部首长直接调到了他身边做勤务兵。



当时能从上千个新兵蛋子中被首长选中并调到身边做勤务兵,还惹得好多战友眼馋不已。




然而来到了首长身边之后,我才知道我的任务就是帮着首长两口子照顾首长家里那位长期因病瘫痪在床的老岳母。




从此给首长的老岳母拾掇家务、洗衣做饭之际,我还担负着给老人端屎接尿的任务。




因为老人长期卧床不起,又大小便失禁,所以老人家每次大小便时,我都要像照顾孩子一样将老人抱起来大小便,当时我还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为此每次照顾穿着睡衣的老人时,我都特别的难为情。

后来为了适应这种习惯,我就从心理上把老人当作自己的亲生母亲般的来照顾,这种心理负担才减轻了。



特别是好多次,在首长夫妇在家时,有他们的亲戚来看望病重的老人时,遇到老人大小便时他们也会不管不顾,而是大声吆喝我:“小杨、小杨,老人大便了”。而让我上前帮忙。




但尽管如此,我还是选择了干一行、爱一行,并坚持力争做好。如此一来,就连老人长年因为卧床引发的褥疮,也在我的精心护理下得到了很好的治疗与康复,令首长与首长夫人真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特别是首长一高兴更是喜笑着对我说道:“小杨,好好干,过两年我把你提干了,让你当志愿兵,到时就留在我身边干,也就不用再回农村去了。”




而那时侯从农村出来当兵的年轻人最大的心愿也就是留在部队上做志愿兵了,也是打那之后,我干工作的积极性与责任心就更强了,对首长的岳母照顾的更是无微不至。




与此同时,每天我还给老太太讲笑话、编故事,甚至是讲述农村里的奇闻怪事逗老太太开心,让她每天都沉浸在喜悦与幸福中,以至于老太太临终之际在含笑九泉之时,都情真意切的拉着我的手,并对做为首长的闺女女婿说道:“你一定要把答应小杨的事给他办好了,否则我会死不瞑目”。


    那一刻,看着首长在他岳母床前不住的点头哈腰时的情景,当时我心里认为首长承诺帮我转志愿兵的事也应该八九不离十了。

为此,我当时在心里还对那位老太太充满了深深的感激之情。



然而,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真是给了我个措手不及,也正反映了“人在人情在”与“人走茶凉”的世态炎凉。




因为首长的老岳母病故不久,首长就以让我到连队加强锻炼为由,将我分配到了连里的炊事班,也是打那之后,就再也没有接见过我一次。




也是打那之后,我就在炊事班踏踏实实的又干了两年,不但学会了做饭的全部手艺而且也还学会了配菜,加上伺候首长的岳母四年,总共当兵六年,我最终还是以光荣退伍结束了自己那段当兵的日子。




而就在我退伍那年,以前曾经给过我承诺让我当志愿兵的首长又高升了。而当我临走之际前去拜访他,想向他告别并顺便问问转志愿兵的事情时,明明他的车就停放在家门口,可他家在他岳母死后又新换的小保姆就是不让我进门,还告诉我硬说首长夫妇出远门了。




当时与我同一年当兵的战友大部分在做了三年义务兵之后就退伍返回了家乡,而我却在部队干了六年,特别是后两年要不是首长按排照顾我也到不了炊事班,也学不会属于自己的一技之长。




所以,也是在那一刻让我学会了舍得,懂得了感恩,也就是说我既没有因为首长没让我转志愿兵而痛恨他,又因为他安排我到了炊事班而感激他。




而且直到如今,我都一直保持着“放下仇恨,懂得感恩”的为人处世之道。




也是通过当兵转志愿兵那件事,也让我懂得了做人要脚踏实地,不能好高骛远,否则不切实际的想法只能令自己忐忑不安、忧心如焚,如驮重物而寸步难行,再说了所谓的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便是这么一个浅显易懂的道理了。




试想,那时侯那么多军校高材生、大本生当兵转个志愿兵名额都如凤毛麟角,大部人三年义务兵之后还要返回原籍,何况咱这么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难道就想仅凭照顾了四年首长的老岳母,就想转成志愿兵,岂不是痴人说梦!




也是直到如今才让我彻底想明白了,首长欠我的那个承诺其实就是一个美丽的肥皂泡,更是一个让我照顾好他岳母的“诱饵”。而当我明白这一切的时侯,我更希望自己明白的还不算是太晚。




但直到如今,三十多年都过去了,但我始终都忘不了首长当初对我的那个承诺,以及首长老岳母临终前对首长的那番叮嘱,以及老人家那双望眼欲穿而又深情无限眼睛

平山县热心读者:杨国防(现年57岁)  口述

石家庄市平山县南甸镇北庄村刘会强

阅读次数(310) | 回复数(2)
上一篇:老伴的感恩之心
下一篇:静音里的呵护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