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名片
  • 姓名:暂无
  • 性别:男
  • 地区:暂无
  • QQ号:暂无
  • Email:lhq_2006@sina.com
  • 个人签名: 只管耕耘,不问收获;从哪里跌倒,再从哪里爬起来;会当水击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
最近谁来看过我
博客统计
    日志总数:9962 篇
    回复总数:31164 条
    留言总数:115 条
    日志阅读:1935811 人次
    总访问数:2180013 人次
写博文首页 >> 查看xiaojian发表的博文
唯一的一把杀猪刀[2017/8/1 19:02:44|by:xiaojian]

唯一的一把杀猪刀

每当在家里看到这把杀猪刀的时侯,父亲已故多年的身影就会栩栩如生的浮现在我的眼前,特别是他使用这把杀猪刀给所杀的肉猪剔骨时的情景,更是那么的清晰可见。



记忆中的童年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父亲杀猪了。当然了,也不是每天都可以看到的,必须要等到逢年过节的时侯才可以一睹为快。



儿时的记忆里,父亲总是个大忙人,每年都要到二百里外的宅北乡供销社上班,农忙的时侯除了要上好班,还要利用礼拜天慌着回家种田犁地。



只有农闲而且快要过年的时侯,从单位回到家里之后,才可以帮助村子里的养猪户杀猪。



那时侯杀猪都是免费的,因为那时侯人心朴实,相互帮忙干点活更是在情理之中,也是不谈钱的,好像谈钱就会真的伤了感情,损坏了浓浓的父老乡亲之情。



父亲刚开始时是不会杀猪的,但因为一件的发生不但让父亲下定了决心去学杀猪,而且还因为这件事也让父亲奠定了“靠人不如靠已”的信心与理念。



那时侯村子里的杀猪“把式(手艺人)”叫老黑,不知什么原因与我们刘家是世仇,据父亲生前讲述,结仇都是老老爷爷辈儿的恩怨了,就连爷爷奶奶都忘记了,父亲更是不知道那回事。

但也就在那一年过年之前,爷爷奶奶也喂养了一头肉猪要杀了到集市上去卖肉想赚几个钱花。

但找到老黑求他帮着给杀猪时,他不但不帮忙而且还旧账重提,竟然会与爷爷奶奶争吵起来,甚至把爷爷还给气出一场病来。

令父亲得知之后,不但是义愤填膺而且还抱定学杀猪的念头。于是父亲就在所在单位的乡镇上,利用下班之后的时间跟着杀坊里的杀猪师傅学起了手艺。



父亲是一个心灵手巧的人,尽管是临时抱佛脚,但学艺时不但学的又快又好,而且还在极短的时间内出了徒。同时还因为父亲甘于吃苦耐劳而贏得了杀坊杀猪师傅的欢心,还将一整套杀猪家伙(工具)赠送给了父亲,以示奖励。



尽管那一年的春节,爷爷奶奶家的肉猪比村子里其他农户迟杀了几天,但被父亲杀过的猪却因为出肉多、骨头剔除的干净而赢得了全体村民的一致好评。



为此,打那之后,逢年过节父老乡亲们再杀猪时,就都愿意找父亲帮忙了。加上后来村子里的老黑杀猪时还收钱,便令养猪户找父亲的人数越来越多,令父亲忙碌的不亦乐乎的同时,还得罪想依靠杀猪来挣钱的老黑,致使在新仇旧恨的情况下,两家的仇怨也越积越深。



父亲那时侯是没有闲心去搭理老黑的,记得父亲当时还告诉我说道:“做人做到了问心无愧就好!”



而直到如今父亲当年的谆谆教诲都一直响在我的耳畔,就像刚刚发生在昨天一般。



后来,随着日子开始好转,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下,人们开始以抓经济建设为主了。为此,村子里的老黑再在逢年过节杀猪时,就开始按照一头猪两元的辛苦费收钱了。



而利用歇班时间为村子里养猪户杀猪的父亲依然一分钱不收。



为此,也便更让老黑对父亲怨声载道起来。于是,老黑就一不做、二不休,就干脆干起了买猪杀猪卖肉的买卖,还因为他起步早而发了财。这是后话。



在我十四岁那年,发生了一件用杀猪刀险些杀了人的闹剧,当时要不是父亲发现的早并极力阻拦,后果恐怕真的会不堪设想。



当时本村一块上学的同学董彐龙依仗着他人高马大,又比我大几岁,就时常欺负我,不是骂我就是打我。甚至有一次还用拳头把我的鼻子打出了血,令血气方刚的我火冒三丈之际,就跑回家扯了一把杀猪刀要去找他拼命。



出门时恰好被刚从地里回家的父亲看到了,不但奋力夺下了我手里的杀猪刀,而且还谆谆教诲了我一番。



父亲的话真可谓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不但令我茅塞顿开,而且还让我及时放下了仇恨,后来竟然还会与董彐龙冰释前嫌、握手言和了。



那一次父亲教会了我为人处世要学会运用理智,千万不能感情用事,更不能让愤怒冲昏了头脑,并一生令我受益匪浅。



父亲使用他那一整套杀猪工具免费为村民们杀猪,一直杀到了临近退休。

父亲退休后,村子里零散养猪户就越来越少了,只剩下了屈指可数的几户喂养母猪的。与此同时,村子里还建起了养猪场,统一饲养、统一销售,在机械化杀坊统一分割买卖猪肉。为此,父亲也就与杀猪分道扬镳了。但没有了猪可杀之后,村子里的农户杀只鸡、杀条狗时,仍会找到父亲帮忙。父亲总是来者不拒。

也是在那时,我也从父亲身上学到了助人为乐的高尚品质。



后来,随着父亲年事已高,村民们杀只鸡、杀条狗什么的,也就不麻烦父亲了,而是会找到家里向父亲借走他的杀猪工具,从一把刀、一双上架钢钩子开始借用一发而不可收。



值得一提的是,有的村民借走之后使用完还会及时归还,但大部分村民借走之后就归为己有了。



父亲是个老实人,尽管他对他师傅赠送给他的套杀猪家伙很珍惜,但在村民们来家里借用时又从来没有拒绝过一次。也致使家里的杀猪工具越借越少,后来也就只剩下这把杀猪时担负剔骨任务的小刀了。



也是这把小刀,要不是母亲及时保管了起来,说不定也早让父亲借出去要不回来了。



父亲64岁那年因病离开我们之后,母亲就选择了在我们三只妹家轮流养老,但无论到了谁家,母亲都会随同带上这把杀猪刀,做为切菜与切西瓜的使用工具。



那一刻也让我读懂了什么是睹物思人?什么是珍藏浓浓的情感。

如今五十多年过去了,而这把留下来的唯一一把杀猪刀,也定会成为我家的“传家宝”。因为父亲生前那些做人的闪光品质更是一直蕴含在其中,并永远会成为我们后代一笔不可多得的精神财富并熠熠生辉。

石家庄市平山县南甸镇北庄村刘会强点击查看原图

阅读次数(389) | 回复数(1)
上一篇:架起养殖户与报社的桥梁
下一篇:患重病的老女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