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通
    

账号  

密码  

您当前位置:农民互联网 >> 农民论坛 >> 茶余饭后 >> 文学转贴 >> 查看帖子

451

查看

0

回复
主题:山海经:男欢女爱的秘密 [收藏主题]  
yufeng885 当前离线

316

主题

25

广播

2

粉丝
添加关注
级别:三年级

用户积分:3551 分
登录次数:510 次
注册时间:2008/8/22
最后登录:2018/12/1
yufeng885 发表于:2018/10/7 11:12:00   | 只看该作者 查看该作者主题 楼主 

点击查看原图

  1
  陈少卿隔很远就看到了那两株鬼草。
  在峭壁边上,叶大如葵,鲜红色的茎,花朵却似正抽花的稻穗。
  这样高的山,从半山腰已经没了花草树木,远处徒然出现两株草,便带了点睥睨人世的味道。
  陈少卿大喜过望,回头问两个仆人:“是不是它?”
  两个仆人满头大汗,一再辨认后,道:“确然是鬼草无疑。”
  陈少卿拦着他们:“你们就在山腰,我上去。”
  两人喏喏后退:“是,公子。”
  这样的上古神草,其他人自然不能染指。
  陈少卿慢慢靠近山顶,那一串细碎的花离他越来越近。
  几年前,有人上贡给皇帝一种酒,自称忘忧酒。
  据说皇帝喝了一口,便觉着飘飘然如入无人之境,凡尘琐事一概忘记,遂大赞道:“忘忧忘忧,实乃天下奇酒。”
  贡酒者称,这酒出自青鸾山的流水镇,酒水乃用忘忧之花酿成。忘忧草,300年才开一次花,长于青鸾山顶,等闲人没有登天的本事,无缘一见。
  流水镇一夜成名。
  人人都想得到这忘忧草,人人都想造出千金难求的忘忧酒。
  不枉他遍寻读书人,知道这忘忧草其实名叫鬼草。不枉他带着两个仆人登上这人迹罕至的青鸾山。不枉他冒死来采摘这鬼草之花。
  眼看着陈少卿就要达到山顶。
  一个通体雪白的猴子突然从悬崖下露出一个脸,对着他龇牙咧嘴,陈少卿吓了一跳,就这么滴溜溜地坠下了悬崖。
  2
  陈少卿是被一股微微苦咸的药味弄醒的。
  这是一个简单的石室,桌椅板凳均为石制。
  一个姑娘正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汁喂他,姑娘绿衣钗裙,脸盘子俏丽干净。
  见他醒了,那姑娘微笑着:“公子终于醒了。”
  陈少卿问:“姑娘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
  姑娘眉眼如水:“我叫豆蔻,这里是青鸾山,你从山上跌下,碎了手臂,已睡了三天三夜。”
  陈少卿本来想问问她是否知道鬼草,然则即便这姑娘眉眼如水,这话还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人间至宝,知道的总是越少越好。
  据豆蔻说,她从记事起就跟着祖父生活在这里,前几年她祖父去世,她一个人住在这深山里,与山里的小动物为伴。
  天气好时,豆蔻背着背篓出去采药。
  她说:“我把采来的药材托猎户二牛带出去卖,换一些油盐布匹回来。”
  陈少卿要跟着。
  豆蔻说:“你手臂还没好,这样可不行。”
  陈少卿哈哈大笑:“我即便只有一只手臂,也挣得这天下钱财。”
  豆蔻微笑。
  黛青色的山峰似乎直插云霄,浮云一团一团地压在峰顶,空气里满是沁人心脾的青草香气。豆蔻一路爬一路翻捡草药,不一会儿小背篓就装了大半。
  陈少卿左右无事,便讲一些尘世的笑话给她听,惹得豆蔻哈哈大笑。
  到了一处山窝凹陷处,豆蔻突然惊喜地说:“哎呀,又有这么多五灵脂了。”
  陈少卿看着她从一个小洞口掏出一些米粒状的黑褐色物体,好奇地问:“这东西很值钱?”
  “值不值钱不知道,但这可是好东西,能行血止血,杀虫解毒,你的胳膊几乎断掉,全靠它止血,我才将胳膊接上。”
  陈少卿笑着说:“竟有这等奇效,要是拿去镇子上卖估计能赚不少银子。”
  豆蔻边小心翼翼用树叶收集这东西,边笑眯眯地说:“五灵脂是鼯鼠的粪便,碰上得靠运气,可不像草药那样想采就能采。”
  陈少卿走遍大江南北,也不以为然,只微笑道:“原来豆蔻是用粪便给我治病的,怪道说臭男人呢。这下可真是臭男人了。”

点击查看原图
  3
  豆蔻生于荒野,长于深山,带着一丝天真的娇憨,这样单纯不谙世事的女人,当然是男人的最爱。
  两人在一起处了半个月,日日相伴。
  这一天,月上柳梢头,陈少卿说:“豆蔻,你知道人间最美之事是什么吗?”
  豆蔻微笑:“不知。”
  陈少卿说:“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这人间喜事,别的豆蔻体会不到,洞房花烛夜却是可以。”
  豆蔻低头不语,满面红霞,陈少卿便吻了上去。
  陈少卿原本以为得到豆蔻还要花费些时日,不想这样快就上手了。他心想乡野村妇,不知礼数,莫过于此。
  他对豆蔻说:“你跟了我,我自然不会亏待你。它日你跟着我出了山,少不得便是个姨娘,你定会看尽人间美景,尝遍世间美味,可比这深山野林强多了。”
  豆蔻频频点头,温顺可爱,他说去哪儿便去哪儿。而且她对陈少卿的求欢从不拒绝,兴致上来时,陈少卿常常不管身在何处就把豆蔻压倒。天当铺盖地当床,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豆蔻从不说半个不字。
  陈少卿很得意,这没见过世面的姑娘,定是爱惨了自己。
  4
  那天,暴雨如注。
  陈少卿沉吟着,觉得时机到了。
  他问豆蔻:“你可去过青鸾山的山顶?”
  豆蔻一边杵药一边漫不经心回应:“没呢,上不去。”
  陈少卿继续问: “听说酿出忘忧酒的忘忧草,就长在青鸾山上……”
  豆蔻看了看他,笑道:“我知道啊,可是山势陡峭,人都上不去,能上去的都不是人。”
  陈少卿惊异道:“有人采到这草,还酿成酒上贡给了朝廷,怎么说没人上去?难道酒是假的?”
  豆蔻悠然道:“酒是真的!不过鬼草可不是人采的。”
  她对着群山吹了一声口哨,一只半人高的白毛猴子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对着陈少卿龇牙咧嘴。陈少卿认出来了,这猴子就是那天吓唬自己的猴子。
  豆蔻给猴子喂了一条烤鱼,又给它背上一个小背篓,说:“小白,去帮我采些鬼草吧。”
  小猴子似乎通人性一样,点点头就出去了。
  陈少卿愕然。
  只见小白站在门口那块卵形大石上,冲着山林间短啸了几声,很快就消失在茫茫山林。
  直到天色如墨,小白才回来。
  豆蔻摸了摸小白的脑勺,又给它喂了一条烤鱼,然后从小背篓里拿出忘忧草给陈少卿看。
  正是陈少卿在快到山顶时看到的草,赤红色的茎,葵状的锯齿叶子,稻穗一样的花,悠悠发出清淡的香味。
  陈少卿一时惊喜交加。
  所惊者,这鬼草果然不是寻常人得到。所喜者,这女人如今是她的,有了豆蔻,有了这猴子,这天下钱财,岂不收入囊中。
  他问豆蔻:“忘忧酒天下闻名,你可是有什么酿酒秘方?”
  “哪有什么秘方,不过是普通的酿酒法子。忘忧酒能得赞誉,功劳全在于鬼草。”
  5
  中秋临近,陈少卿提出告辞,他说离家三个月,家里的老父老母该是急坏了。
  豆蔻泪眼朦胧,舍不得他走。
  陈少卿也红了眼圈,说回家跟父母禀明过后,会将她抬为姨娘。并说,她可以带着她最喜欢的小白走。
  豆蔻笑着摇头,表示自己不愿意。
  陈少卿愣了,一个失了清白的女子,竟然会拒绝他的要求?
  陈少卿再三问她:“你不愿意跟我出去?”
  豆蔻再三摇头:“不愿意。”
  陈少卿笑道:“真的?”
  他上前去缠着她,豆蔻开始还推他,说自己在干活呢。可架不住陈少卿的刻意撩拨,不一会儿她就软成了一滩水。衣衫尽落时,豆蔻原本水灵灵的眼眸间又浮现出那种爱意绵绵的波澜。
  陈少卿松了一口气。
  他阅人无数,能有这种眼神的女人,必定早已爱到极致,随人拿捏。
  云收雨歇后,陈少卿说:“我最后问你一遍,你要不要跟我走?如果你不愿意,从此以后咱们不复相见,恩断义绝。”
  豆蔻依然摇头。
  陈少卿笑着说:“你不走也可以,本来也是看在你对我一片痴情的份上,才想要给你一个名份。这会儿我的仆从应该已经捉到小白,既然你不识抬举,我也就不勉强了。一个畜生,还能驯服不了!”
  豆蔻的脸色剧变,盯着他说:“你捉小白做什么?”
  陈少卿看着她啧啧摇头:“真是天真啊!你说我捉小白做什么?这荒郊僻野,你以为我为什么要陪你在这里耗了几个月?我自然是冲着忘忧酒而来!”
  商人逐利,是为本性。
  豆蔻哀哀道:“我与小白一直相依为命,你把小白留下,我便赠你几朵忘忧花又何妨?”
  陈少卿哈哈大笑:“几朵?我跟你在这里周旋几个月,你说我要的是几朵忘忧花?”
  他要的,是忘忧酒的独贡,是无人分享的垄断,是全天下白花花的银子。
  6
  山雾初升,氤氲无比。
  豆蔻看着陈少卿,脸色平淡地说:“我给你讲一个俗套的故事吧。”
  “很久很久以前,这山里有一个女人,她爱上了一个男人,两人度过一段很美好的日子。可惜好景不长,那男人的娘子带着家人找到山上。这男子不顾女子怀有身孕,将她骗到深山荒郊杀害了她,一尸两命。”
  不知道为什么,陈少卿听到这里,没来由地打了一个寒颤。
  “那女人死了,她的魂魄不甘心堕入轮回,日日在深山徘徊,痛苦哀嚎。她的血融进了深山的泥地里,融进长着鬼草的地方。这鬼草乃是上古神物,早就有了灵性,两者渐渐融为一体。鬼草是她的形体,她就是鬼草的灵魂。”
  “鬼草必须靠着阳气的补给,才能缓解化形的痛苦。但是阳气太难得到了,于是她采摘忘忧草酿出忘忧酒,这酒一经问世,果然被世人奉为珍宝,饮之能暂时忘却痛苦和愁闷。可是世人却不知道,酒液色泽如玛瑙,那是因为,忘忧被她的血滋养过。”
  这下陈少卿浑身毛骨悚然,他有一个可怕的想法,那个女人......
  豆蔻清冷的眼眸看着他:“你明白了吧?我就是那个女人。我不跟你走,是因为我走不了。我跟你交欢,能采阳补阴,在这俗世生存。我所有的爱意,都是为了激发你更加卖力地滋养我。你想要捉小白,也得看你的仆从有没有那个本事。”
  陈少卿的腿一下子就软了,整个人跌坐在地。
  难怪他最近总觉得有气无力,萎靡不振,浑身提不起劲儿。
  他嘶声喊道:“你......你做出这等违逆天伦的事,就不怕遭天谴?”
  豆蔻笑了,她不甚在意地弹了弹裙角说:“我做什么了?我贪你的色,你贪我的财,我们不过各取所需。男欢女爱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
  世上美色、宝物,人人趋之若鹜,然而既为美色,又成宝物,生存多艰,怎会没有一点自保能力。你以为得到了美色,美色岂不是也得到了你?
  陈少卿被豆蔻踢下山去,下落当中,远远听见有人在山顶上咆哮下坠。
  他好像听到豆蔻微笑着说,真好!又有健壮的男人送上门来了。

 分享到
  支持(0) | 反对(0) 回到顶部顶端 回到底部底部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Powered By nongmin.com.cn 2013版
农民互联网 © 2006-2012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