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通
    

账号  

密码  

您当前位置:农民互联网 >> 农民论坛 >> 茶余饭后 >> 健康科普 >> 查看帖子

684

查看

0

回复
主题:瀛洲二次身心减负札记之七 [收藏主题]  
sunshunchao 当前离线

33

主题

882

广播

1

粉丝
添加关注
级别:学前班

用户积分:1664 分
登录次数:1533 次
注册时间:2009/11/9
最后登录:2020/4/26
sunshunchao 发表于:2017/4/5 8:06:00   | 只看该作者 查看该作者主题 楼主 
瀛洲二次身心减负札记(七)

点击查看原图

    参加身心减负活动的七天,伙食基本是一样的。一早起来,吃糖醋姜丝,喝淡盐水。早餐、午餐都是苹果大枣加姜末和冰糖熬制的水果汤,晚餐是白菜萝卜熬制的蔬菜汤。如果说水果汤越来越甜得发腻的话,晚上的白菜汤则越来越寡然无味。除了萝卜白菜和自来水,什么都没有添加,有人曾经提过建议,能否在蔬菜汤里加一点盐?老师回应说,不加盐的蔬菜汤才是“最补肾”的。所以,直到最后一晚,我们喝的都是寡淡的清水煮白菜、萝卜。只是后两天晚上,每个人那装姜丝的小碗里,给了半碗糖醋青萝卜条,据说吃这个,对防雾霾有好处。虽然大家对于糖醋萝卜防雾霾的效果没有考证,但毕竟有了“佐餐的小菜”,大家近乎有点欢腾了。吃完之后,再去菜盆里盛取,萝卜条吃完了,那点酸酸甜甜的汤汁也没有剩下一点。

点击查看原图

    尽管是这样没有一粒粮食的伙食,尽管是每天六个小时的大运动量行走,但这几天里,的的确确没有饥饿的感觉,倒是“馋”的欲望每天来折磨大家的神经。每天的行走,都要经过厨房的门口。敞开的门里不时飘出蒸馒头的香味儿、炒白菜的香味儿、蒸红薯的甜味儿----对于每天除了吃甜的就是喝淡的学员们来说,简直是一种诱惑和折磨。我们在服务楼门前列队做健身操的时候,楼里的服务员、棉花所的科研人员等去餐厅打饭,他们碗里那一个白馒头、半碗白菜炒肉和一碗小米稀粥,这些平时最为普通的粗茶淡饭,也成为了我们的奢望。

点击查看原图

    每天早晚,我们走路或做操的时候,都看到我的老恩师--刘春台老先生去餐厅吃饭,老爷子已是八十三岁高龄,仍然愿意过这种三时吃食堂的单位生活。和刘老师一起的,还有负责长江流域技术服务的余老师,两位老先生时常边聊边看着我们从身旁走过。

    12月19号这天,活动已经是第四天了。早上喝水果汤的时候,我看见刘春台老师在餐厅的另一边吃饭。和他一起的,还有两位年轻人,估计是哪里来的客户,营销中心的小肖和小丁跑前跑后在张罗饭菜。我去厨房刷碗出来,正好碰上小丁,他悄声说:“超哥,我们桌上有面条!”我会意地点点头,径直端着碗走过去,一面和刘老师打招呼,一面找椅子坐了下来。看桌子上,摆着一盘馒头、一盆稀面条,还有凉拌黄瓜、凉拌苦苣等几个凉菜。刘老师给客人介绍我的空挡,小肖让我盛面条吃,我说我就喝碗汤。小肖和小丁俩人不由分说,给我往碗里挑面条,小丁还给我盛上一个荷包蛋。白生生的馒头看着就眼馋,但我没敢吃,只是做贼一样地吃了这碗面条。对面桌上,几个女学员在和我的老婆打趣,我也顾不得什么体统了,喝完面汤,一再对客人说“不好意思!”

点击查看原图

    由于活动期间要求学员自己洗刷碗筷,每次吃完饭,我们都要到厨房的操作间刷碗。有时大师傅在炉火前炒菜,搞得屋里香气扑鼻,更挑战着我们的定力。每次去厨房,都看到大案板上摆着几盆或生或熟的蔬菜,那是给国欣总会的员工准备的。第五天的晚饭后,刷碗的时候,我看到案板上的盆子里,有做好的酸辣白菜,瞄一眼厨房的人都在忙,只有一个女服务员站在不远的地方,这时多数学员还在餐厅喝汤,刷碗的人还不多。瞧准了这个空挡,我用筷子夹了半小碗酸辣白菜,以碗柜为掩护,大口地吃了起来。女服务员肯定看到了我的“偷窃”行为,但还是很知趣地把脸扭到一边去了,抑或是对我们这些“受难的人”的一种同情和怜悯吧。

    这平时普通的凉拌白菜,竟然吃出了金醇玉粒般的味道。我在走廊里遇到我的老婆,她问我:“你去哪里偷喝香油了?”原来,这几天,学员们对甜味之外的任何味道都是特别敏感的。

冬至这一天,是活动的倒数第二天。明天一早,活动就结束了。这年的冬至是个很应该记住的日子,因为正值隆冬的北方,在这一天下起了小雨,这是多年来所没有经历过的。淅淅沥沥的小雨更给离家的游子凭添了一股乡愁,想想家中的亲人,在这样冬雨纷纷的日子里,吃着热腾腾的饺子,喝着浓香的小酒,那是何等的味道啊!

而我们,在这个日子里,却还要过出家人一般的生活,吃些“素斋”,度过这个非同寻常的冬至。

    这天下午上课的时候,看到湖北的羿总到外面去接了个电话,回来拿了外套就匆匆出去了,心想可能是他业务上有什么事情吧。过了一会,小肖在身后捅我,“超哥,出去喝碗粥咋样?”我怕他拉我去喝酒,就说:“六天都熬过来了,我再一坚持就圆满了!”小肖说:“只喝碗粥,不干别的,早就等着你们圆满这天呢!”

    心想,哥们们的盛情难却,活动马上就要结束了,喝碗粥也无妨,就悄悄溜出来了。在一楼大厅,见到羿总也在这,还有国欣总会的几位高管。大家说,为庆祝你们减负成功,也算是过冬至,一起去外面吃点。并特别说,不让我们俩喝酒的。

    小雨停了,但雾霾依旧。我们一行七人鱼贯而出,其中人高马大的羿总还穿着黄色的禅修裤,走在黄昏的街上很是显眼。走出不远,看到一男一女迎面走过来,女的也穿着一条黄色的禅修裤。远远的,从那娇小的身材上,我就看出是北京来的陈佳佳。心想,这女孩子肯定也是跑出去解馋了。

    来到附近一家饭店,主人点了一桌子的素菜,有凉有热。带来的白酒、红酒他们几人推杯换盏地喝,我和羿总以茶代酒陪着。大丰收里面的小西红柿和黄瓜,炸香菇、素炒萝卜丝、素炒土豆丝、软炸花生米,我和羿总大打了牙祭。主食每人点了两个素包子,没有粥,点了每人一碗鸡蛋汤。等包子上来才知道,这包子足有碗口那么大,馅是豆芽、香菇,还有一个虾仁。没敢多吃,每人吃了一个包子,喝了一碗鸡蛋汤,感觉胃里涨得满满的。

    第二天早上,我悄悄问陈佳佳,昨晚去哪吃饭了。这女孩不好意思地说,出去找饺子吃,结果没有找到,两人每人吃了一个素包子,她还只吃了馅,没敢吃皮儿。还说,由于她坐在最前面一排,溜号出去吃饭,被乔老师知道了,还批评了她。

    不管怎么说吧,尽管七天中我屡次“破戒”,但还是“修得了一个圆满”,体重从去时候的178斤,减到了172斤,并且保持到了一周之后的今天,也就是2016年的12月30日。上次减负后已经消失的小肚子,在去新疆吃过烤全羊之后,稍微有点反弹,这次又彻底消失了,人也挺拔了很多。

 分享到
  支持(0) | 反对(0) 回到顶部顶端 回到底部底部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
Powered By nongmin.com.cn 2013版
农民互联网 © 2006-2012 版权所有